Minny Guo | 我和旗袍有个约会

2016-07-15

Minny Guo | 我和旗袍有个约会

旗袍,多么典雅的一个名词。这个物件好像从来就跟那些淑女名媛联系在一起,代言温柔端庄贤淑婉约妩媚的施施然形象,在工笔画中,或小家碧玉,或大家闺秀,无关年龄,只看气质,是民族的文化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对于我来讲,旗袍似乎更多一层神圣的意味,美好而又遥远。
 
记得小时候看过妈妈在箱子里有一两件好看的旗袍,是妈妈从前作为新中国的大学生,留学捷克的时候穿的。我在红旗下长大,从那个年代一路走来,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的正面形象都是革命的工农兵和朴素的劳动人民。旗袍就是小资产阶级的象征,肯定是不可能再拿出来穿的。不知道这两件旗袍当年是怎样躲过了红卫兵抄家时的劫难,得以保留下来。文革后期,妈妈整理箱子的时候,似乎给我套上过一次,那时候瘦得像竹竿一样的我穿着旗袍,看上去不怎么好看。上高中以后我很快就长得比妈妈高了很多,那旗袍我自然是穿不进去的。后来听妈妈说,漂亮的旗袍送给了我贤淑美丽的表嫂。

我是一个很热情爱动的人,打球游泳爬山都是我的爱好,自认从来就不是一个淑女,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更被朋友们冠以女汉子的美誉。记得若干年前一家四口去上海,在城隍庙看见一个店铺里挂着很多好看的旗袍。我挑了一件套在身上,马上遭到家里的三个秃小子齐声说No。自己照镜子看了一下,也不禁尴尬地笑起来。想来是江南的女子多是身材娇小,那件为她们而做的瘦小的旗袍裹在我高大健壮的身上显得那么的臃肿,俗不可耐。哎,算了吧,我跟旗袍就是无缘啊。从此以后,想到旗袍,那就是看别的姐妹穿了好看,我欣赏一下就好了。 

去年十二月初,看见微群里公主Ping 发的一个贴子,是关于2016《全球华人旗袍长卷—旧金山卷》“画中人”拍摄活动的消息。我没有旗袍,跟旗袍无缘,女汉纸也基本和淑女无关,就没太在意。后来又有朋友再一次说起,解释了活动的细节。这次活动是天津侨联推荐的,主办方会带来超过50套旗袍供大家参加旗袍体验之旅活动。团队里还包括了专业的摄影师和化妆师,提供完整的一条龙服务。我便觉得试一下,体验一次不一样的人生,也未尝不可。既然我自己在哪里也不会去主动寻求拍摄这样的照片,难得的机会送上门,就不要错过了,约就约吧。于是早早报了名,为的是人生不留白。 

活动从一月中旬开始,每天都有参加活动的姐妹们晒出令人惊喜的系列美照,那些复古的发型妆容,那些妩媚靓丽的造型令大家很激动,很期待,很神往。而这些照片仅仅只是手机当时翻拍的一些样本。大家在分享喜悦的同时,也一起交流拍摄花絮和心得。旗风堂的Sunny不光是白天在现场帮助大家,指导选衣服挑照片,晚上回来还及时给大家讲解当天的拍摄情况,总结分享拍摄过程和体验,用很多照片,实例详细讲解在拍摄的时候化妆,选服装,鞋子种类,以及头饰,动作造型等很多应注意的细节,拍摄前的准备,拍摄期间的注意事项。让大家学到许多关于旗袍文化的知识。

终于轮到我去拍照啦!在约定的星期二一大早,我依主办方提示,无化妆不打理头发,甩着手素颜就去了。且不说化妆Lily三下两下就把我一个大妈美美的装扮成三十年代的淑女,摄影师小帅哥指导我在镁光灯下,从头到脚,睇眼神,翘手指,扭腰挺胸提胯伸脖子支下巴放低肩踮脚跟,这里挺,那里撅,上下左右拧,笑,再笑,笑多一些,现场立马化女汉纸为仙女。拍成的照片真的很美妙。我没有打算把照片贴出去,因为这些照片和我平时的形象太不一样了。 

回家以后我把一张自己拍的旗袍照修了一下,存起来。第二天晚上,无意中发现在我的朋友圈里有很多人点赞,发表评论。有人问说可以不那么妖娆吗?有人说旗袍神奇地改变了女汉纸。原来我不小心把照片存到朋友圈了。反映非常热烈,各种的赞美,你华丽丽变成了窈窕淑女,好像从小时候看的画历中走出来的美女。还有很多朋友大叫为什么没有告诉她们,说下次一定叫上她们。

2016 新年伊始,我便有了一次甜蜜的约会,一次全新的意想不到的奇妙的旅程。

非常谢谢拍摄现场的义工,你们的爱心和辛勤努力帮助了旧金山湾区数百姐妹们完成了惊喜连连的旗袍体验活动。

本文获得《我和旗袍有个约会》主题征文“优秀作品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