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雨虹 | 传承

2016-07-15

傳雨虹 | 传承

车窗外是倾盆大雨,我停在高中的门外。看着女儿心不甘情不愿地冲进后座,放下心来。如常递给她喜爱的点心,谈着她喜欢的话题,趁着她进入梦乡,一边开车,心绪却飞到很久很远。
16岁那年,我独自一人坐上了出国的火车。经过一天的排队通关,终于踏上了香港的土地。面对着骨肉分离,几十年生死不知无比激动的人群。一眼看到了一位穿着灰色薄呢旗袍的老妇人。安详、典雅、美丽。慈祥地静静地看着我,周围的一切仿佛瞬间凝固,我忐忑的心安静下来。那是我素未谋面的祖母。
奶奶带我进了一家老字号的旗袍店。在满屋的锦绣之间,穿上了我的首件旗袍。绸缎轻抚着皮肤,柔软体贴。合身的剪裁修正出如云般的线条。看着镜中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一种温柔的感动笼罩全身。那是娴静的力量,我心安然。从此,旗袍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漂洋过海,如影相随。

傳雨虹 | 传承

终于进入了摄影室,叫醒了沉睡的女儿,开始妆容。一切就绪,她亭亭玉立在那里。在隐约的江南丝竹之声中,款款而行,巧笑嫣然。 我静静地看着她,在她开心快乐的笑容里,在她优雅轻盈的姿势中,看到生命、美丽和娴德的传承。仿佛时空转换,这个旧金山出生的孩子通身洋溢着中国古典女子的气韵。清雅、美丽而娴静。
看到美轮美奂的照片后,小姑娘高兴的对我说"谢谢妈咪。"我的泪水模糊了双眼。满心欢喜。

本文获得《我和旗袍有个约会》主题征文“优秀作品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