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晋 | 我的第一件旗袍

2016-07-15

孙晋 | 我的第一件旗袍

我的第一件旗袍可以说是从布料,到做工和样式都很一般 ,与那些现在网上铺天盖地卖的和传统旗袍店师傅们精心打造的旗袍相比,它就像是天鹅群里的一只丑小鸭。但是我却会永远把它珍藏。1999年初女儿出生后,丈夫也准备夏天博士毕业后到美国做博士后。那时候的签证申请很难,通过率不高。我不知为什么就揣摩着是不是应该给自己做件旗袍,这样也许会让签证顺利些?

这时候恰巧认识了刚刚搬到对门的一家三口。丈夫黄先生高大魁梧,在工厂上班。儿子三四岁非常机灵活泼。妻子小吴,她身材修长皮肤白皙,谈吐文雅,刚刚学会裁剪,租了街对面的一间屋子帮人做衣服。看得出来,虽然他们收入不高,却也是其乐融融很幸福的样子。为了出国有衣服穿,也为了照顾她的生意,我一下子做了两套碎花的长袖上衣配长裤,一件浅黄色连衣裙,一件暗红色带暗花的旗袍。不得不承认旗袍是很考验人的做工的。小吴毕竟是新手,旗袍的袖子部分有些长而且肥大。不过,世界上有完美无瑕的东西吗?我嫌麻烦就婉拒了她提出稍作修改的想法。那个炎热的夏天,为了图个吉利,迷信的我穿了中国人喜欢的红色旗袍,抱着女儿去上海和丈夫汇合一起去签证。还记得那天早上下着毛毛雨,在大使馆外面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才进入室内。里面的房间的布局摆设、签证官的样子现在都没有印象了,有印象的只是刚排到屋内,就听到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在对着签证官大声喊叫,意思是她只是想到美国看病,为什么签了三次都不行?然后保安把她带走了.......终于听到叫我们的名字了,金发美女只是心不在焉的问了几个问题就说好了,你们可以啦……

就是今天我也在猜想那次的出乎意料的顺利签证是否和这件旗袍有关。接下来一阵忙忙碌碌很快就到了美国。大大的行李箱里有那几套做的衣服,当然还有那件红旗袍。不过到美国为了入乡随俗,那些衣服一次没有穿过,旗袍就更是压箱底了。四年后回国探亲,楼梯上遇到小吴的丈夫带着孩子,惊讶地发现他苍老了许多,原本乌黑的头发间白发很多。他们的孩子眼睛里也失去了以前的神采,显得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从家人口中得知小吴两年前查出有乳腺癌,刚刚去世不久。一个努力与丈夫携手打造生活的花样的女子,一个温柔贤惠的年轻母亲,就是这样在与病魔抗争中走完了短暂的一生。最后的时刻,她的心底该有多么伤心和不舍啊?惊鄂中,我想到了那些衣服,那些她亲自裁剪缝制的衣服。如果这些衣服能带给她两个深爱的人些许温馨,让那对眼睛里满是落寞哀伤的父子找寻回些她的气息,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它们轻轻放在他们的手里……

人世间很多东西不仅仅是它们事物的本身,它们有的承载着梦想和希望,有的承载着回忆和缅怀。匆匆一去十几年,我们的家从美国东海岸搬到西海岸,北加州搬到南加州,捐赠出去的衣物很多,这件旗袍和那些出自一人之手的衣服却一直没有丢弃。每每收拾衣物看到它们,就仿佛看到那个浅笑安然的她,那对父子忧伤的眼睛......

时光荏苒,经过多年的第一代移民的酸甜苦辣生活磨练,那个怀着梦想穿着旗袍在细雨中等待的我也不觉人到中年。当今天的我为了给此次征文拍一张照片,再一次穿上这件已经不再合身的旗袍,忽然间也意识到在这万事繁忙的年代,一个女人把一件旗袍穿上是需要心情的,或是为了一件事一个人而怀旧,或是为了特定的一个场合而喜乐。因为穿上了它,你就拥有了庄重和婉约,多了一份妩媚和成熟。愿天底下少一些小吴那样的年纪轻轻却烟消花灭让人感伤的女子,多一些把旗袍穿得更美丽的女人。

本文获得《我和旗袍有个约会》主题征文“第二名”